登陆

绵长的离别

admin 2019-06-28 24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马海霞

外婆80岁生日那天,自己悄然跑到小镇上的照相馆拍了一张七寸彩照,冲洗了一摞,给每位子女发了一张,乐哈哈绵长的离别地说,好好保留着,等我死了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

想当年外婆的娘家是大户人家,祖上代代银匠。外婆婚后的第二年,家里遭了掠夺,金银细致柔软被洗劫一空,外婆的嫂子当场吓疯,尚在怀中吃奶的孩子不久也夭亡了。外婆的父亲受不了冲击,次月上吊而亡。外婆的大哥也因被匪徒打伤,半年后病重逝世。那年,外婆家死了四口人。

印象中的外婆很节省很会过日子,但对邻居亲友却大方大方。外婆常说,自己吃了填坑,他人吃了传名。外婆没上过学,但嫁了当教书匠的外公,说话也变得文绉绉的,明事理,通人情世故,是位要强的女性。

外婆86岁那年得了肠癌,后绵长的离别期肚子疼得受不了便打针杜冷丁,儿女轮班照料她。我家和外婆同住一个村,母亲天天往外婆家跑。母亲说,外婆饭量越来越小了,疼得越来越凶猛,杜冷丁也不论用了,外婆额头上都是汗,她不停地喊疼。有一天外婆想吃南关桥上的馄饨,母亲冒着大雪步行了十里路给外婆买绵长的离别了一份,可外婆只喝了一口汤。

那时我刚结业参加工作,下了班就去外婆家看望,外婆见我去了便喊我给她按摩,从头按摩到脚。母亲说,外婆那么要强的一个人,临老了改了心肠,见不得他人在她面前歇息一绵长的离别瞬间。

外婆病了三个月,临走的前一晚上,将子女孙辈都招集到床前,说,我知道我余日不多,便不在你们面前逞英雄了,难过就喊出来,想吃啥便要啥,这是想劝诫你们,人死是一件极端不易的工作,期望你们爱惜健康的日子,有钱别不舍得吃喝,等老了抱病了,想吃也吃不下了。

绵长的离别
绵长的离别

那天晚上,精牛母亲让外公把柜子里的东西拿到了外屋厨子里,那套被罩床罩母亲也没要,她们姊妹三个商议好了,不要外婆一针一线。

第二天一早,外婆没再醒来,走得很安静。

多年后,母亲谈起外婆,便说,作为子女她极力了,年轻时为了替外婆分管家务,她嫁给了本村的父亲,每次去河湾里洗衣服路过外婆家,都提一兜脏衣服顺带给洗了。外婆小脚,这么多年家里的重活累活母亲都抢着替外婆干,外婆抱病的三个月,母亲天天守候身边,母亲至今还记得外婆想吃馄饨的那个大雪天。

提起逝世的外婆,母亲没有惋惜。后来母亲想起来,才理解外婆的良苦用心:外婆脱离人世是有典礼感的,她的各种“作”,都是让儿女提早尽孝,等她身后心安理得。外婆抱病时,我天天给外婆按摩,想起这些,就像在落日下打开一幅柔软的画卷,温暖温馨。那些错失的离别,都会成为人们连绵终身的惋惜和哀痛,而外婆和人生的离别从很早就开端了,这一切皆因她深藏心底的那块不肯碰触的伤痕,她不肯她的后人再留惋惜,她要让他们学会离别,然后愈加爱惜生命。

本版制图/尹锋峰

作者:马海霞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