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中山站正是雪化时

admin 2019-07-06 188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正值南极的夏日,冰山加快融化,呈现出圆形的镂空(2017年12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白国龙 摄

  新华社“雪龙”号1月10日电 通讯:中山站正是雪化时

  新华社记者 白国龙

  1月正是南极盛夏,我国南极中山站邻近的积雪逐渐融化,许多当地岩石暴露出来。站在中山站西南边的高地,能够俯视站区的全貌。

  放眼望去,有两栋修建最招眼,一个是北部高地上的高层大气物理观测栋,由于是六边形修建,也叫“六谯楼”;另一个是南边半山坡的白色球状修建,用来收发卫星数据。南北之间,十几栋大巨细小的修建像山丘间的村落,周围还有几块小小的湖。

  苍茫冰雪,将海岸及更远的海面冻住连成片。有刘怡君老公的当地平滑得像巨大的溜冰场,有的当地冰山纵横交错。“雪龙”船被阻隔在38公里外的陆缘冰区。直升机在“雪龙”船和中山站之间的低空往复络绎,运送我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的人员和货品,像一只不知疲倦的蜻蜓。

  卸货那几天,直升机常常把货品吊至站区靠海岸中山站正是雪化时一侧的中山广场。那是一块约两三个篮球场巨细的平整地。科考中山站正是雪化时队员将吊来的新鲜蔬菜水果和其他物资,囤到连片集装箱组合成的库房中。

  这些库房其实是前期的中山站主楼,现在墙面已斑斓。清华大学修建规划研讨院极地修建研讨中心主任张翼说,他曾在这些老修建中生活过几个月,集装箱内狭隘的密闭空间、矮小的天花板以及久居其间形成的愁闷压抑让他形象深入。因而,在规划新的中山站越冬楼时,他尽可能为舒缓科考队中山站正是雪化时员压力创造出更多空间。

  新的越冬宿舍楼站立在不远处,分上下两层,中心是上下通透的同享空间。越冬宿舍楼有一条廊桥通向周围的综合楼。

  综合楼是科考队员们日常作业的当地,在这儿,人们会有置身都市写字楼办公室的幻觉。即使南极最冷的时节,不论外边白日黑夜、刮风下雪,这儿都温暖亮堂。楼内餐厅、健身房、篮球场、医务室一应俱全,还有栽培蔬菜的温室。第34次南极科考队中山站站长崔鹏惠说,只需照料妥当,一周能吃上三顿新鲜蔬菜。

  中山站的供电供暖全赖站区的发电栋修建,发电栋所需的燃油则由一条输油管道从东边的油库传输至此。一组外面画着京剧脸谱的旧油罐已筛选不必,成为中山站的地标。在更东边,一组新的十二生肖图画的油罐每天连绵不断向站区运送燃油。

  南极凌晨时分,太阳失落,天地间像是被涂上了一层浓浓的蛋黄色。气温骤降,四周如真空一般幽中山站正是雪化时静,白日融成刨冰状的雪此刻踩上去又从头坚固起来。贼鸥归巢,企鹅没了踪迹,只要海豹眯着眼、抱着双鳍躺在冰上打盹。

  雪地车的车辙从站区向东南边延伸,车辙两边尽是几米厚的冰墙,一向通向10公里外冰盖上的内陆动身基地,科考队员每次都是从这儿向内陆的泰山站、昆仑站进发。在成百上千米厚的冰盖上,雪地车、雪橇、雪地摩托、履带挖中山站正是雪化时掘机等重型配备成排陈设,等候下一次出征的呼唤。

  我国首架极地固定翼飞机“雪鹰601”搭载着科学家和各种科研设备从冰上腾空飞起,在南极埃默里冰架上空打开科学考察,俯视着南极冰山和拉斯曼丘陵。

  这便是中山站——我国最大的南极科考站的夏日盛景。这儿的夏日只要短短几十天,当阳光跳过赤道直射北半球,这儿会再次进入继续4个月的冰冷极夜。我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的19名越冬队员将在这儿驻留400多天,等候南极的下一个夏天,等候“雪龙”船再次到来。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